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政治法律博弈 >

欧佩克的“囚徒困境”

时间:2018-02-01 06: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欧佩克的“囚徒困境” 胡森林 2014年12月18日 10:32

5519

原油

创始人阿方索带给OPEC的是自强和协作精神,亚马尼曾经提出“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宏图伟愿,在风云跌宕之际,深陷“囚徒困境”的OPEC有必要回头重拾过去的智慧。

欧佩克的“囚徒困境”

【无所不能 文|胡森林】近期,国际油价一路下跌,对石油生产者打击巨大,很多人寄望于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又称欧佩克)采取行动扭转油价下跌趋势。但OPEC的主力沙特阿拉伯不但没有像人们预想的那样急于减产保价,反而显得有些无动于衷,行为颇让人觉得反常。故而有关的阴谋论调不胫而走,坊间出现两种猜想:或认为沙特是在配合美国控制油价以打击俄罗斯,并拿出上世纪80年代油价下跌一幕作为佐证;也有人说沙特的意图在于,调低油价以对抗美国页岩气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冲击,抢夺被蚕食的市场份额,沙特官员放出“一两年内能接受80美元油价”的言辞似乎更坐实了这种猜想。

作为世界石油生产的重要调节国,不管沙特的真实意图怎样,它的高冷态度事实上已经成为油价的利空因素。人们在想,在世界油气供需格局较为宽松的当下,如果没有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出手救市,油价走低的趋势很难逆转。为此,近日在维也纳召开的OPEC会议将做出什么样的生产决策,备受石油界人士关注。

从目前来看,OPEC内部对于减产的积极性不高,即便在减产上达成共识,规模可能也达不到能对油价产生影响的程度,在全球石油需求依然疲软,以美国页岩气为代表的非OPEC石油产量继续增长的情况下,OPEC能发挥作用的空间也有限。因此OPEC能否减产,减产多少,能否见到预期效果,都在未定之天。这一局面透射的深层涵义在于,历尽沧桑且曾经呼风唤雨的OPEC组织,如今深陷“囚徒困境”当中,已无法如臂使指地影响油价,难以担当世界油市“定海神针”之重任。

前车之鉴

成立于1960年的OPEC,最早是在石油生产国与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斗争中诞生和成长的,这一非国家行为体的诞生,在跨国石油公司构筑的钢铁合围的石油体系中打开了缺口,改变了石油寡头们控制世界石油市场的局面。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原料生产国的联合体,OPEC使用石油作为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在世界石油市场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在OPEC成立前后,中东产油国共同斗争,不断扩大自己的权益范围,打出了一系列的“组合拳”,迫使跨国石油公司一步步退缩。两次石油危机的发生,更直接地展示了OPEC的巨大威力。通过采取减产、提价、禁运等手段,OPEC获得了世界石油市场的控制权,终结了国际石油巨头卡特尔垄断原油价格的时代。OPEC的成立成为世界石油发展过程中的战略转折点。

成立之初,OPEC就主张建立一种“生产调节”制度,通过原油生产配额的分配来控制市场供需和价格走势。但这一构想一直都只停留在计划上,直到上世纪80年代石油价格高涨又骤然下跌的惊险过程中,为了抵挡油价下跌的冲击,1982年3月,OPEC正式对成员国实施配额限制,但很快它们就发现,OPEC缺乏自律的缺点使得生产配额制只是一个美好设想。

沙特作为OPEC组织的领导者,为了巩固生产配额这一新体系,当时主动扮演“机动生产者”角色,不断调整产量以弥补其他成员留下的缺口。但是其他成员国并 不愿真正遵守配额制,要么是表面上遵守,实际上却悄悄地超额生产,要么甚至明目张胆地降价以争夺市场占有率。生产过剩导致价格一路下跌,OPEC成员之间 相互指责,随后整个OPEC又开始集体谴责非OPEC产油国,说它们利用OPEC采取生产政策时抢占了市场份额。

在恶劣的市场情形下,只有沙特在独撑危局,不断紧缩生产以支持价格,但独立承担这样的压力让沙特不堪重负,即便产量从1980年的每天1050万桶降到1985年5月的每天220万桶,也无法让价格有所起色。再也无法忍受的沙特在1985年以“净值回推法”的价格公式销售石油,掀起又一轮横扫市场的石油巨浪,油价进一步狂跌导致石油市场一片哀鸿。曾经乐见并力促石油价格下降以打击苏联的美国也坐不住了,代表独立石油商利益的副总统布什对沙特施压,但这时局面完全失去了控制,沙特也已经无力回天。

生产配额制的失败,带来的是几败俱伤的结局。西方发达国家经济遭受重创,前苏联的经济由于油价暴跌濒临崩溃,并在几年后最终解体,OPEC国家也损失惨重,石油收入大幅缩水。由于沙特国王对石油政策的不满,德高望重的OPEC主事者、沙特石油部长亚马尼黯然去职。1986年年底,油价下跌的趋势才稍微得到遏制。而OPEC的“黄金岁月”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囚徒困境”

生产配额管理这一起源于美国得克萨斯铁路委员会、被“OPEC之父”阿方索最早倡议、亚马尼大力推行于OPEC的体系,已经成为西方经济学中关于卡特尔联盟失败的典型案例。博弈中的“囚徒困境”理论,在OPEC身上体现得格外明显。

从OPEC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它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都面临两难困境。从空间维度说,在OPEC之外还有非OPEC生产国,在石油需求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双方在市场份额上此消彼长,如果OPEC产量低了,市场份额会被侵蚀;但产量太高导致供过于求,价格下降,也会带来经济损失。由于OPEC产油国和非OPEC产油国之间没有建立协调机制,OPEC限量保价就难以奏效。而且产油和用油两大集团之间也会围绕价格展开博弈,用油集团通过库存拥有对石油价格一定的话语权。

从时间维度来说,与石油竞争的是成本更高的其他能源品种,油价太高容易刺激新领域油气和新能源发展,这是OPEC不愿看到的;价格太低则相当于把地下资源更廉价地出售了。在地下石油储量一定的情况下,当下多产油能更快地变现,但也更多承担了未来资源枯竭的风险;现在少采油则可以将资源留待以后获取更高收益,但也承担了未来石油被替代因而失去价值的风险。

总而言之,OPEC减产促价可以取得价格上的最大化,增产压价可以取得市场份额的最大化,但价格稳定和市场份额的“鱼与熊掌”难以兼得,而且这两种做法在中长期都可能带来不利。因而OPEC明智的做法是以追求石油收入为核心目标,选择稳妥方式寻求价格稳定,在产量和价格这两个变量上维持动态平衡,兼顾短期与长期,实现价值最大化。






秦先生 『上海买保险』上海:高端医疗 全球医疗 国际医疗保险经纪人 上海外籍人士买保险-高端人士医疗办理
服务项目:国际医疗保险/免现金结算/儿童疫苗/高端国际寿险/高端重疾险
免费热线『上海』:13761630213, QQ:107242375, Email:13761630213@163.com
选择保险事业 为了爱,为了一份坚定的承诺!微信: 咨询站
上海地区请直接拨打本人电话,应约免费上门提供免费保险方案。
Bupa保柏,   Cigna信诺,   MSH法国万欣和,   GBG全球利益集团,   AXA金盛,   Winterthur丰泰 
友情链接: 走在上海人寿保险的前端    医疗保险情报网   Shanghai Insurance    秦先生的个人简历


------分隔线----------------------------
☆ 高端医疗保险超市 微博更新 ☆
上海保险规划师信息
上海保险规划师信息
外籍人士高端医疗方案推荐
保柏 金盛全球
美国安泰atena 招商信诺
seven corners
安联全球医疗 中国人寿
美国国际医疗集团 MSH china
MSH china
美国安泰atena MSH china
美国安泰atena MSH china
免费咨询国际医疗保险
上海买保险
通过网络取得初步咨询
微信备注“保险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China Expats Medical insurance
上海买保险,高端医疗保险,bupa儿童疫苗,友邦保险,肺炎疫苗,进口疫苗,儿童保险,儿童医疗,医疗保险,中国人寿保险,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保险,医疗险,国际医疗保险,自费药,外籍人士医疗,泰康人寿,英国保诚集团,上海综合保险,国际医疗保险,上海社会保险,上海养老保险,北京高端医疗,招商信诺高端医疗,上海太平洋保险,和睦家医院,上海综合保险卡,买保险,高端医疗,重大疾病,意外伤害,定期寿险,家庭理财,友邦保险,美华妇儿,和睦家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