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政治法律博弈 >

阿伦特与西方政治哲学传统之超越(2)

时间:2017-07-29 06: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多样性的境况不仅与人的行动有密切的关系,在人的精神生活中也有体现。在关于人的思考能力的讨论中,阿伦特指出,思考,在苏格拉底的意义上,指个人内心我与自己无声的对话,在这个无声对话的过程中,一人分成了两个角色。当内心的对话被外在事物打断时,两个角色又复合为“一”。思考过程中的人分为两个角色的“二元性”,正是源于人的多样性。由此,一个人独处并不必定意味着孤单。在独处中,我与自己的对话仍然表明我与另一个“人”共存,我希望他是我的朋友。阿伦特说,在思考活动中,人的多样性转化成了二元性(duality)。〔21〕没有这种一人分饰两角、内心无声的对话,人就会沦为无思想的人,而缺乏思考能力,正是纳粹战犯艾希曼所表现出来的典型特征,它使人无从在恶行面前说“不”。 
   不是人,而是人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阿伦特称多样性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什么理想。多样的个人不仅是构建新秩序的起点,也是新秩序要维护的东西。多样性是人的基本境况之一,我们摆脱不了它。政治理论只宜正视之,而不能无视它去构建一个整齐划一的世界。 
   
   三、创生性的问题 
   苏格拉底之死给西方政治哲学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哲学家对政治的不信任,与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不无关系。这个事件也使“死亡”成为哲学家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贯穿整个哲学史的,是一种十分奇怪的观念——在死亡与哲学之间有着姻亲关系。多少个世纪以来哲学被假定成教人如何去死亡。正是在此脉络中罗马人说哲学研究只有对老年人来说才是合适的职业,而希腊人曾经认为哲学当被年轻人来研究。”〔22〕转变发生自柏拉图。苏格拉底死之前,与包括青年柏拉图在内的学生和朋友有一些交谈。在这场堪称临终诀别的谈话中,苏格拉底叫他们别哭,他说死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死后灵魂还是存在的,灵魂是不朽的。按照这样的哲学,灵魂与肉体是可以分离的。哲学家进入沉思状态时,看上去肉体一动不动,不正是接近于死亡状态吗?柏拉图哲学以及古希腊悲剧,都视“死”为重大主题,中世纪基督教哲学,更是围绕“死”的问题大做文章。人体死后灵魂的得救与永生成为基督教追求的目标。近代政治哲学,虽然不再将重心放在灵魂上面,如马基雅维里所言,“我爱我的祖国,甚于爱我的灵魂”,但仍然关心死亡的问题,肉体安全之保证,成为近代政治哲学的目标。霍布斯明确地说,成为国家,建立政府,目的是为了让人免于被他人杀死。死仍然是避免不了的,但死于他人的暴力伤害,乃是最大的恶。〔23〕 
   阿伦特对传统政治哲学过分关注“死”持批评的态度。她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活着的时候岂可天天为“死”担忧。阿伦特并非是说要及时行乐,而是说我们必须认真地去对待“生”。颇具悖论意味的是,基督教虽然关注于死后得救的问题,但同样是基督教哲学家,如奥古斯丁的学说,第一次对“生”予以了充分的肯定。生,不是指活着,而是指开端、启新。奥古斯丁关于“生”的名言“人被创造出来,一个开端形成”〔24〕多次被阿伦特引用。〔25〕基督教对世界的“信”与“望”,为古希腊人所不知。〔26〕这种对“生”的认识,也与对“世界”的关注密切联系在一起。阿伦特强调“生”这一人类境况,体现了奥古斯丁对她的影响。 
   阿伦特用natality来描述“生”这一人类境况。Natality可译为创生性,它既可以指人的出生,人来到世间这个事实,与人终有一死的“mortality”(必死性,或译为有朽性,意指人终有一死这一境况)相对,也可以在抽象的层面指人能开创新事物的事实。在这一意义上,阿伦特多将之与实践生活中的行动联系在一起。人的行动能力植根于“创生性”。〔27〕行动是自由的,它既不像劳动那样严格服从于自然进程,也不像制作那样受制于目标—手段关系,它是个体在他人面前做出的令人出乎意料的举动,这种做出新事的能力,与人的知识水平、地位均无关系。它是一种禀赋,类似于“奇迹”。阿伦特说:“既然行动是最典型的政治活动,创生性而非必死性,可能就是政治思想(区别于形而上学思想)之中心词。”〔28〕人的创生性能力,“像永远存在的提醒者,提醒人们尽管他们注定要死去,但他们出生并不是为了死亡,而是为了开始”。〔29〕人作出行动,开始新的事情,这便打破了日常生活的进程。人不是时刻都在行动,甚至可以说,大部分时间人都耽于按部就班的日常生活,然而,人总有创生的可能。对于这种启新的能力,阿伦特基本上给予充分的肯定。阿伦特由此批评思想史上许多哲学家对于此点的忽视,认为恰当的政治理论必须认识到这一点。这种新生的能力,甚至被阿伦特视为突破极权主义恐怖支配界限的力量。这正是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结尾引奥古斯丁关于“生命来到人间”的涵义。〔30〕阿伦特在讨论到法国启蒙运动时期思想家孟德斯鸠时也提到,孟德斯鸠认为,传统中国的专制君主虽然不免残暴,但这种专制暴虐程度现实中往往十分有限,这要归功于中国妇女强大的生育能力。①在传统条件下,因为不断有新人来到世间,所以要控制人们的思想就变得较为困难,人不断降生这一事实便对专制统治构成挑战。在极权主义密不透风的牢笼中,试图统一人们的思想,改造人们的灵魂,使大家按意识形态要求去思考与行为的努力,每因新人的到来而稀释、淡化乃至消解。 
   然而,阿伦特对创生性并非一味地赞扬,行动本身的危险,亦是源于这种创生性。行动的特点包括,作者的不具名,发起不可预料,后果与影响没有止境。〔31〕不同的行动交汇互动,更加产生复杂的结果,它会给人们带来什么,行动者自己无法控制,这是人自由的体现,它赋予自然界以人的印记,给世间增加了新事物,然而,它也威胁着世界的稳定。这具有悖论意味,不无悲剧色彩。似乎人们得到了一些东西,就会失去另一些东西。不过,阿伦特的重点仍在于强调创生性的积极意义。一方面,西方政治哲学传统长期忽略了它们,另一方面,现代世界理性化的情况下,行动因难能而可贵,它给予工具理性主导的世界以活力、希望及突破。由此,阿伦特说政治哲学应重点关注生而非死,便不仅是理论思考的结果,也是对时代问题的回应。






秦先生 『上海买保险』上海:高端医疗 全球医疗 国际医疗保险经纪人 上海外籍人士买保险-高端人士医疗办理
服务项目:国际医疗保险/免现金结算/儿童疫苗/高端国际寿险/高端重疾险
免费热线『上海』:13761630213, QQ:107242375, Email:13761630213@163.com
选择保险事业 为了爱,为了一份坚定的承诺!微信: 咨询站
上海地区请直接拨打本人电话,应约免费上门提供免费保险方案。
Bupa保柏,   Cigna信诺,   MSH法国万欣和,   GBG全球利益集团,   AXA金盛,   Winterthur丰泰 
友情链接: 走在上海人寿保险的前端    医疗保险情报网   Shanghai Insurance    秦先生的个人简历


------分隔线----------------------------
☆ 高端医疗保险超市 微博更新 ☆
上海保险规划师信息
上海保险规划师信息
外籍人士高端医疗方案推荐
保柏 金盛全球
美国安泰atena 招商信诺
seven corners
安联全球医疗 中国人寿
美国国际医疗集团 MSH china
MSH china
美国安泰atena MSH china
美国安泰atena MSH china
免费咨询国际医疗保险
上海买保险
通过网络取得初步咨询
微信备注“保险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China Expats Medical insurance
上海买保险,高端医疗保险,bupa儿童疫苗,友邦保险,肺炎疫苗,进口疫苗,儿童保险,儿童医疗,医疗保险,中国人寿保险,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保险,医疗险,国际医疗保险,自费药,外籍人士医疗,泰康人寿,英国保诚集团,上海综合保险,国际医疗保险,上海社会保险,上海养老保险,北京高端医疗,招商信诺高端医疗,上海太平洋保险,和睦家医院,上海综合保险卡,买保险,高端医疗,重大疾病,意外伤害,定期寿险,家庭理财,友邦保险,美华妇儿,和睦家保险